第二波疫情下的韩国: 一边紧绷防疫,一边排队买包

  在韩国,端午节并不是一个“大节”,甚至并非节假日,但这个端午节,对于许多韩国消费者及企业,却显得与众不同。

  朴熙玉(音译)是在韩国首尔工作的职场女性,6月26日在韩国还是工作日,但爱美的她请了半天年假,前往首尔某百货店门前排队。

  朴熙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从新闻里看到当天能在线下平台购买免税品,希望能够买到平时看中的好几款手袋,尤其是听说折扣幅度最高可达到六成后,更坚定了她起早排队的“决心”。

  韩国政府于6月26日起举行“大韩民国同行购物节”(下称“同行购物节”,“同行”寓意携手抗疫),联合全韩2000余个商超连锁、流通企业及个人商铺,针对主力产品提供折扣,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活动便是将免税机构的库存商品,以最高四折的折扣幅度,在百货商店进行销售。

  受此影响,26日上午,在首尔、釜山等地的主要百货商店门口,纷纷出现了长达100米的排队队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韩国中央疾病对策本部的数据,截至7月1日0时,韩国境内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数为12850人,相较前一天增加51人,并出现多起集体传播的案例。韩国中央疾病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6月下旬曾表示,5月以来首都圈正面临新冠疫情的第二波流行。虽然不属于大流行,但第二波社区传染仍在蔓延。

  这使韩国的防疫工作再度面临挑战。

  “一边防疫,一边自救,这将是疫情背景下的韩国面临的‘新常态’。”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李国宪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

  促内需:政府携企业发钱还打折

  据韩国统计厅的数据,自韩国境内疫情危急的今年2月至5月底,韩国国内的流通行业销售额同比下滑幅度超过两成,其中线下中小型百货的销售额跌幅达到了近五成。

  在“同行购物节”中,最令人瞩目的环节便是免税商品的销售。5月1日,韩国关税厅宣布,为帮助韩国免税产业克服危机,降低库存费用,允许将保税管制的进口产品,经过一定的流程后,通过非保税(免税)渠道进行销售。

  韩国免税店协会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,该协会内部统计发现,今年3月至6月,韩国本土各大免税店的访问者跌至去年同期的九分之一,销售额同比下降幅度超过50%,受此影响,韩国境内所有连锁免税店所持有的超过6个月以上的长期库存货物金额为8000亿韩元左右(约合47亿元人民币)。

  根据韩国官方介绍,“同行购物节”系韩国建国以来规模最大、折扣幅度最高的一场折扣活动,涵盖商超、百货店、传统市场及网购平台等。这也是韩国政府组织的购物活动中,首次有网购平台参与的一次。

  韩国第一大网购平台G-Market负责人朴春兰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,在疫情的背景下,虽然网购平台的情况相对好一些,但仍面临销量的挑战,这也是平台首次决定参加购物节的重要原因。该平台提供的数据也显示,除了口罩、方便食品等部分商品品类的销售额出现超过200%的同比增幅外,大多数产品的销售额仍在下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此前韩国国内曾连续多年举行“Grand Sale”购物节,但未能吸引韩国消费者的关注。

  李国宪认为,往年由政府组织举行的购物节上,因其折扣幅度较低、参与商户较少等缘由,一直未受到消费者的青睐,数据也显示这些购物节并没有能够吸引消费者的目光。“本次购物节之所以能够吸引更多关注,一方面是缘于消费者在疫情影响下,国际直邮时效下降且无法前往海外购物的物理障碍;同时也有各大流通企业急于恢复现金流的考虑。”

 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方面预测,同行购物节期间将吸引20万消费者,并产生1200亿韩元的经济效果。韩国企划财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,6月26日、27日两天,仅奢侈品意向的销售额就达到53亿韩元,同比增幅超过200%。

  李国宪认为,在本次购物节上,一些平时较少有折扣的古驰(Gucci)、普拉达(Prada)等海外奢侈品牌也加入到折扣的产品序列当中,这也成为吸引韩国消费者的重要因素。

  “不过,这些品牌大多秉持供货时不给折扣的政策,因此大多数折扣来源于流通企业的自身利润,以换取现金流,这种方式很难持久进行。这也说明了韩国流通业正在面临的困境。”李国宪表示。

  此外,本月1日,韩国首尔市长朴元淳表示,鉴于提振韩国境内消费以及公平性等考量,计划追加首尔市预算330亿韩元,向在首尔居住的外国公民提供“紧急灾难支援金”,可在首尔市内的商户进行消费。

  受益中国:股价大涨的背后

  一边是韩国消费者开始“排队买包”,另一边韩国国内的抗疫形势依然严峻。


上一篇
口罩戴不戴空调开不开?大热天里怎么防新冠病毒
上一篇
北美观察丨无家可归者:新冠疫情下 本就无处容
  • 版权声明: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,2020-07-04发表于 疫情播报栏目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 第二波疫情下的韩国: 一边紧绷防疫,一边排队买包| 疫情播报 +复制链接